世界军费排名最高的美国 因为军费不足要裁军了

发布时间2021-06-06 09:44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本周最大的军事新闻,无疑是全球军费支出最庞大的国家——美国——公布了其2022年的国防预算。2021年5月28日,拜登政府向美国国会提交了2022财年联邦政府预算要求详目,其中美国国防部申请预算总额为7150亿。这一数字虽然比2021年预算7040亿预算高110亿美元,增幅达1.1%,但比2020年的7230亿美元要低。

本文图源:美国国防部预算报告书

自去年疫情爆发以来,美国一直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以挽救经济,当下美国正面临着较为严重的货币购买力下降。如果我们考虑到美联储公布的3%的主要通货膨胀率,那么2022年美军的名义军费虽然有所上升,但实际军费是实质上缩减的。这一点也得到了共和党的确认,老牌共和党保守众议员、来自阿拉巴马州迈克·罗杰斯直接指责拜登“不诚实”,他声称军费的涨幅“甚至还比不上通货膨胀”。但考虑到共和党目前在两院一府中输得透彻,保守派的反对也仅仅只能停留在口头上,无法在立法上干扰民主党通过今年的预算。

不过,考虑到美国经济的现状,即便是最激进的保守派共和党,在今年美军军费上涨问题上也没有什么太多回旋的余地。新冠疫情重创了美国经济,也导致特朗普时代的军费增长计划在2020年戛然而止,特朗普最后一年的军费也下降到7040亿,考虑到通胀,这一数字和奥巴马时代几乎相同。即便今年美国疫情有所好转,但全美经济恢复态势仍然不明显,美国政府财政压力极大,军费的蛋糕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大的。可以说美国各个派别的政治势力在军费维持不变这一问题上是有一定的共识的。

裁军

军费缩小了,怎么花就成了重要问题。在美军军费盘子实质缩小的情况下,部队规模和新装备研发投入成了不可兼得的鱼与熊掌。对此,美国的选择是——裁军。美军在新预算中缩减了人员编制、减少海外基地资金、同时大量退役了现役装备以节约资金。

美军计划在2022年退役42架A-10,48架F-15C/D和47架F-16共138架战机,4架E-8“联合星”和全部20架RQ-4“全球鹰”。在海军方面2艘提康德罗加级导弹巡洋舰和4艘濒海战斗舰等。这轮裁军共为美军节省大约25亿美元。尽管美军并没有实际上缩减部队编制,但是考虑到2021年美国空军入列的F-35数量为96架,入列驱逐舰不到1艘,美军的水面舰艇部队与空军机队正式进入规模萎缩时代。

除了缩减技术兵器以外,美军还裁撤了人力。2022年的预算还要求将美军现役和预备役部队的总员额从2021财年授权的215.0375万人稍减至214.59万人。只有太空军的员额被安排扩大,从21财年授权编制的6434人扩大到8400人。

,F-16C/D级别的战机至今仍是美国以外国家空军的主力,但这不妨碍美军说退就退 图源:美国空军

除了裁撤现役兵力以外,美军在2022年也大幅度降低了装备采购费用。在FY2022的财年采购中用于购买新设备的采购资金将下降近6%,至1336亿美元。美国传统上将采购分为9个部分:1。航空器相关系统、2.C4I指挥控制情报系统、3。地面系统、4。导弹防御系统、5。弹药、6。舰船建造和海事系统、7。空天系统、8。科技、9。任务支持活动。9个项目里,只有C4I采购、造船经费、空天和科技四个项目的采购经费有所上涨。

只有少数几个项目采购费上涨

反映到具体“大件”购买上,美军三军主战兵器的采购数量都有所减少。在空中平台方面,美国空军今年仅计划采购85架F-35战机,而去年为96架。除此以外,美海空军军KC-46的采购数量从去年的15架缩减至今年的14架;P-8A反潜机的采购数量由去年的9架缩减至今年的0架;F-18E/F采购数量从24架缩减至0架;V-22采购数量从15架缩减至8架;AH-64E“阿帕奇”攻击直升机的采购数量从52架缩减至30架;UH-60“黑鹰”从66架缩减至48架;不再继续采购MQ-4无人机;“萨德”的系统采购数量从39套下降到18套等。这种采购数量的减少,导致美军的整体规模也会在未来几年有实质性的下降。

几乎所有“大件”的采购都有所降低

对于美军而言,裁撤部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自90年代以来,美军进行过多次部队编制调整,部队规模整体而言是一直在下降的。然而,正如减脂和节食的区别一样,这是美军自冷战结束以来首次因为经济原因裁撤部队规模,因此虽然这次裁撤的部队不多,但仍具备一定的历史意义。

虽然部队规模有调整,但对美国各方势力来讲能通过法案裁军或多或少是个好事儿。这说明拜登时代美国各方政治势力就美军如何发展达成了政治上的共识。过去几年里,议会和美军争吵的一个重点,就是要不要继续维持美军冷战结束以来的庞大体量。美军军方的观点是裁撤老式武器,全力投入新武器采购和研发,以维系机动部队质量,而美国国会则坚持要求美军维持庞大的编制,尤其是海军编制,以便随时向热点地区增兵。

而过去几年美军的实质部署出现的种种问题,则让议会变得更加倾向于美军的观点。美军虽然依然拥有包括30多个战斗机联队、11艘航母和10个两栖戒备群在内的庞大部队,但在热点地区的机动部署上,美军常年只能保持出动十分之一的兵力,也就是大约两个战斗机联队、一艘航母、一个戒备群级别的兵力。美国庞大的本土兵力在实际部署上成了大宋的禁军、大明的卫所——空有庞大编制,但无法抽调机动兵力。这样的情况下,维持庞大的本土兵力无疑是得不偿失的,“增肌减脂”就很容易在民主党“气氛和睦”的议会氛围内达成共识。

有取有舍

军费的盘子缩小了,如何在军兵种间进行分配就成了问题。我们讲,军事是政治的延续,美国军事发展也逃脱不了政治的束缚。在具体蛋糕分配上,受限于美国政治力量的错综复杂和军兵种利益间的纠葛不清,拜登作为美国政治势力的“最大公约数”,也无法按照理论上的最优解去切蛋糕。这一点也体现在本轮军费分配上。

本轮军费分配中,美国陆军的预算为1740亿美元,相较21财年(FY21)下降了15亿美元。与此同时,美海军申请2070亿美元预算,相较去年增加了46亿美元;美空军拨款2040亿美元,相较去年增加了88亿美元。美国防部部局机关1178亿美元,基本持平;太空部队则从去年的154亿美元预算增加到175亿美元预算。

美国陆军的军费并未按照此前吹风的那样“大幅度削减”,而是进行了有限的削减,此前,尽管陆军出身的防长奥斯汀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莱都向拜登保证,美国陆军“服从民主党领导,说裁军费就军费”。但是,在美军大部分高官都出身于陆军的政治现实下,拜登也没有能力裁减太多陆军军费。何况美国陆军在中俄陆军崛起的今天,确实面临质量和数量上的双重落后。

因此,在本轮军费支出中,美国陆军六大现代化项目——远程精确火力、下一代步兵战车(NGCV)、陆军网络、防空反导、未来直升机项目和士兵杀伤力基本上都维持了投资。对于美国陆军来讲,俄罗斯在崛起,亚太地区也绝非和陆战无缘,很多东西美国陆军都是要“重头再来”以赶上对手的。

陆军大件基本上保住了

当然,不管美帝如何在军费盘子有限的情况下按字面意义地去“朝三暮四”,其本轮军费改革的最终目的还是要挤出经费去增加下一代武器,如高超音速武器、六代机和至关重要的下一代核载具的研发支出,以确保美国军事技术的长期优势。在2022财年国防部预算的要求中,研究、发展、试验与鉴定经费高达1120亿美元,比2021财年获批的预算增长5.1%。

研发支出增加的部分,将投资微电子、高超音速导弹、人工智能、网络空间能力、核投送技术和5G网络等先进技术上。其中微电子领域将获得23亿美元、人工智能将获得8.74亿美元、5G网络获得3.98亿美元,而高超音速技术则获得多达38亿美元的投资。

这些投资都是针对迫切需要的军事短板的投资。就拿5G和人工智能、网络空间投资来讲,这些资金主要针对新的指挥控制和打击体系结构方面。美军在太平洋地区潜在的作战模式以联合作战为主,而美军正在推进的联合全域指挥控制概念,希望使美国联合部队能利用战区的所有传感器,将目标信息传递给射程内的任何打击武器,并通过联合指挥系统进行优先级排序。而这些技术离不开新的5G、人工智能和网络技术。

而在美国目前最关心的高超音速武器方面,拥有一定高超音速技术储备的美军,希望通过加大投资的方式,提早定型入列一批高超音速武器,以弥补太平洋方向上打击链上的差距——换句话说就是解决“有无”。这笔资金将用于部署美国陆军第二个连队的远程高超音速武器“LRHW”,该连队计划在2025年成军。在海军方面,高超音速武器的投资将用于改进DDG 1000型驱逐舰使其拥有高超音速武器发射能力;在空军方面,美国空军开始购买AGM-183A“先进快速反应武器”,计划在2023年前。

对于美军而言,尽管下一代高超音速武器或多或少都有点“不尽如人意”,但是聊胜于无的道理美军还是懂的,美军希望在关键节点——也就是2027年前,尽可能在印太地区前进部署数个中队/连队的高超音速武器。

除了这些高级武器的投资以外,一些华而不实的武器,比如电磁炮和美国陆军1000英里超级大加农也被砍掉了研制经费,其中电磁炮的经费更是被砍到了0。

总比没有强

而随着美军核武库面临老化,在本轮预算中所有与战略核投射能力相关的项目都获得了更高的投资经费。除了传统的B-21、“哥伦比亚”级导弹核潜艇、地面战略威慑弹道导弹系统(GBSD)的投资大幅度上涨以外,美国国防部还增加了对下一代核巡航导弹、LRSO远程防区外武器的投资。除此以外,“俄亥俄”级战略核潜艇和“三叉戟D2”弹道导弹的延寿计划也获得了更大的投资。

对于美国人而言,这笔不菲的花销是省不了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战略武器动辄千亿美元级别的采购经费还会吞噬海量军费,影响其他武器的采购。不过“幸运”的是,就算是最近期的项目——B-21项目试飞也要到2022年年末,这些“吞金巨兽”的采购那都是20年代中后期乃至30年代的后话了。

虽然美军在部队规模上进行了缩编,但是在“备战打仗”方面,美军却增加了支出,在2022财年中,美军采购了大量精准弹药,包括SDB-II空地精准炸弹、JASSM远程防区外空地导弹、LRASM远程空舰导弹和PrSM陆基远程精准打击能力的采购/研发资金有所增加。2022年的年度预算还有一份名为“太平洋威慑倡议”的预算申请,这份预算申请了51亿美元,其中49亿美元用于投资联合部队的打击能力,包括用来紧急采购“战斧”系列巡航导弹和反舰导弹等印太战区急需的打击武器,此外,美军还加大了印太战区基础设施的投资。

以后再说

拜登任期内的主要军事政策,无疑要延续特朗普时代制定的“大国竞争”战略,实质性地与中国、俄罗斯进行军备竞赛,维系霸权主义。但中美实力肉眼可见的此消彼长情况下,新上任的拜登对整体时局有了新的判断。

特朗普任期内,美军开始承认目前的技术和兵力有可能无法实现美国最高领导层的意志,现有的兵力部署和兵器技术水平,无法在一场潜在的战斗中击败中国,从而在军事上处于不利的地位。而在拜登时代,美军更是直接把“美国在特定战场上会遭遇失败”这一问题放在了舆论场中。不管是是今年3月印太司令部两位主官面对国会质询的直白回答,还是前几天曝光的夸张的“2030年美军开挂打赢解放军”,都是在给美国普罗大众和精英“打预防针”,反映出美军对于“大国竞争”时代中美军事冲突的预案和信心。

对于美国军方来讲,目前美军相对于其竞争对手最大的优势是规模,无论是存在财产(航母、核潜艇、核弹头核载具等),还是新增资产(F-35采购量、精准弹药采购量)都对解放军有着极大的优势,美军目前面临的劣势是预设作战区域地理方面的劣势和先进技术方面的劣势,解放军已经在十二五到十三五时期采购了大量四代平台和四代打击武器,对美国形成了不对称的优势。

“规模优势”

在拜登任期(2021-2024年)内,中美规模差距是会随着时间推移缩小的。尤其是进入“十四五”以后,解放军会大量采购列装第四代平台,大量新装备的入列会显著缩小中美的军力差距。在这种情况下,拜登缩小规模,无疑是一种“时间换空间”,放弃对中国的“绝对优势”,通过允许在未来4年内中美军力实质上“缩小差距”的方式,在2027年节点期间尽可能在技术上保持优势。在本轮预算中,美军装备的换装节点,也会指向2025到2030年左右,可以看做是美国对于我国2027年节点的回应。

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两个前提之上:我们的装备建设是按部就班可预测的;美军的开发工作是顺利平稳可预期的。即便中间出现了什么超过预期的情况,那么大力投资未来平台的拜登也不用害怕背负“攻守之势异也”的罪名——那时候他也不在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