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行业老兵新征:硅港资本募资近10亿元

发布时间2021-11-20 00:03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VC行业老兵新征:硅港资本募资近10亿元

又一家新兴机构完成首期基金募集。

行业人士对这家机构的创始人并不陌生。何欣,1990年代末进入创投行业,曾领导凯雷亚洲增长基金的在华投资,任职美国锐盛集团(Ares)亚洲区总裁期间带领团队设立了人民币基金。

今年11月,硅港资本宣布首只人民币基金“硅港人民币基金一期”完成募集,最终关账规模达到近10亿元人民币。

合作多年的伙伴们觉得硅港的基金做小了,“会耽误他做大项目。”过往的基金管理工作中,何欣负责的基金多为10亿美元级。

“这只基金会成为一个样板,证明我们的投资理念、投资方式是成立的。”何欣说,基金规模对标的项目可投资额的限制客观存在,那么就用来自LP(基金出资人)的和产业合作方的联合投资满足。

硅港资本有三位合伙人,除了PE/VC机构出身的何欣,还有具备成功创业经历的石磊以及有着多年产业投资经验的江宝林。

差异化的背景让他们在案源拓展和投资决策时能够互为补充。何欣说,这也是硅港资本的一大重要优势。

逆势募资近10亿元

硅港资本人民币一期的成立时间是2019年12月,并于次月在基金业协会完成备案。

疫情拦阻了基金出资人现场尽调的脚步。即使创始团队是老兵新征,基金出资人面对“First Time Fund”的身份仍难轻易签下出资协议。

因此,当基金募资超过最初的6亿元目标,并不断增长到近10亿元时,硅港资本的合伙人们是意外的。

根据基金管理团队披露的信息,这只基金专注于全球早期、成长期的新兴科技以及人工智能科技应用领域。硅港基金获得了来自国内优质机构投资方的支持,包括市场化母基金及家族办公室、企业家等。

截至当前,硅港资本已经完成16笔投资,包括华天软件、芯旺微电子、云徙科技、晓多科技、赛思电子、洛丁森、联讯仪器、中科融合等。按照当前的投资节奏,这期基金将在明年上半年完成投资。

根据募资说明书,硅港资本一期基金的投资期为四年。这意味着,这期基金的实际投资工作将只用大约一半有余的时间。

就像友人的评价,10亿的基金规模对硅港资本来说有些小了。

然而,谈及未来,何欣告诉记者,“以后募多大的基金,首先还是考虑那时团队的管理能力。”

何欣是专业股权投资机构出身,经历过在多家公司和投资机构的历练。他忠于作为基金管理人的信义义务,“有管理百亿资金的能力来募50亿基金还说得通,但只有管理10亿基金的规模募11个亿就是对出资人不负责。”

他和团队希望成为前者。

小基金撬动大资源

2020年初,硅港资本投出第一个项目,总部位于浙江嘉兴的赛思电子。

赛思电子是一家同步时钟设备供应商,公司董事长许文本科毕业于浙江大学,后赴美攻读硕士学位,毕业后就职于多家知名高科技企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赛思电子该轮融资的总规模为1.9亿元(包含老股),其中硅港资本的投资额为3000万元。

何欣告诉记者,包括对赛思电子的投资在内,硅港资本的投资中超过90%都是领投,尽管在很多交易中他们不是投入资金最多的那家。

硅港资本如何以小出资额赢得领投位置?要从他们的投资体系说起。

11月17日在上海的采访中,硅港资本的演示文件上有张一分为二的饼状图,一侧标注“行业研究”,另一侧写着“平台驱动”。

所谓行业研究,是指深度挖掘行业投资机会,以专业投研团队深度聚焦行业研究,通过硅港投资平台验证投资假设、加深行业认知;所谓平台驱动,则是将LP、行业专家、研究机构、产业资本等汇聚到硅港平台上,分享投资机会、加深行业认知、整合资源,赋能企业。

出资方的回应印证了硅港资本的投资理念不是说说而已。

联储创投是硅港资本的首批LP之一。联储创投总经理王瑞东透露,经过多次项目交流和合作,出于对团队专业投资能力和审慎投资态度的认可,决定进一步追加出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整个2020年,硅港资本团队看了300多个项目,最终只投资了六笔。这些投资多有个共同点,硅港在投资中联动了基金LP及头部产业基金、业界专家机构等资源。

有所失,有所得。一方面,硅港资本作为创投机构主要以管理费和超额收益获得回报,实际出资自然会限制团队的最终收益。但另一方面,这种方式让LP分享到更多收益,也的确撬动了更多资金投入到标的项目中。

导师制与透明机制

何欣在1990年代进入创投行业。

中国创投史上,“中国风险投资之父”成思危在这年3月提交了《关于尽快发展我国风险投资事业的提案》。提案直接推动了国内创投行业的发展,1998年也因此有了“中国创投元年”之称。

同样在1998年,科技巨头英特尔启动在中国的投资业务,亟需懂技术又对本土市场有一定了解的人士加入。

于是,何欣作为助理董事加入英特尔投资部。在英特尔资本的历史上,他们以投资搜狐为始点,开启了中国投资的征程。

其后,何欣在2000年加入凯雷集团。这一年,凯雷设立了规模1.59亿美元的亚洲一期创投基金,针对亚洲新兴科技公司进行早期阶段的投资。

何欣供职凯雷的十年间,凯雷集团以包括凯雷亚洲创投基金、凯雷亚洲增长基金在内的多个基金平台展开在华投资。有过往报道显示,何欣在离开凯雷前是第三期增长基金的中国区业务负责人。

又一个十年,何欣加入锐盛集团领导其亚洲投资业务,并出任基金投资委员会成员。这十年间,锐盛不仅通过美元基金进行在华投资,还在成都设立了人民币投资基金。

过往每个阶段的工作都让何欣收获颇丰,比如英特尔的导师文化、凯雷的透明激励机制、锐盛的双币基金经验。

他告诉记者,当前硅港资本也在不遗余力的进行内部培养,“新进员工清一色的理工科硕士和博士,我们三个人共同担任他们的导师。”

此外,基金内部设有明确的激励机制,保证团队成员都能分享基金的成长。

进入创投行业的20余年,也是中国创投行业快速成长的20年。谈及未来,何欣说,“我们只赚管理费和Carry(记者注:carried interest,指‘超额收益分成’)。这是作为基金管理人的收入,尤其Carry是最重要的。”

正如他的合作伙伴所说,硅港资本的业绩最终将成为证明。

(作者:赵娜 编辑:林坤)